2017年6月22日 星期四

護理人員值得更多的尊敬!

5月份有兩個重要的國際節日,512日是「國際護士/護理師節」,5月的第二個禮拜天是母親節。這兩個節日都與女性有特別的關係,媽媽當然是女性,而絕大多數的護理人員也是女性。

護理就是「給你」

其實護理人員和母親的角色有許多相似之處。「護理人員」的英文nurse這個字的拉丁文字源nūtrīcius[1]有餵養、哺乳、撫育弱小、照顧殘疾等意涵,幾乎都與傳統上的母親角色吻合。奠定現代護理觀念與基礎的南丁格爾在克里米亞戰爭中,致力於使傷兵們得到溫暖、舒適、清潔、衛生的休養環境和營養充足的飲食,她帶領護理人員所做的跟一位母親照顧子女沒有甚麼兩樣。

為了說明醫師與護理人員在臨床角色上的不同,門諾醫院前醫療副院長賴泉源醫師做了一個很傳神的比喻。他說病房裡的護理人員與醫師就像家裡的母親與父親。大多數的爸爸在外工作,在家的時間不多;相較之下,家裡的人事物大多是媽媽在照顧與處理的。

在醫院的病房中,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護理人員在處理的。除非病人有特殊的狀況,否則醫師在病房的時間不多,他們每天固定時間來查房,了解病人的狀況,聽護理人員或住院醫師說明病人的重要變化,開完醫囑及作一些紀錄與臨床交代之後,便離開病房去忙別的事情。而24小時持續在病房實際照顧病人的人,是護理人員。

北醫附設醫院前副院長葉健全醫師的看法也類似,他說:從與病人接觸的角度來看,醫師的診療的工作是點的接觸,每天只有特定的時間點才會去看病人;而護理師的工作是線的接觸將醫師每次查房探視病人之後所開的醫囑加以執行並串連起來,提供病人連續性的照護。

「護理」與「給你」的台語發音是相同的,而這也巧妙地道出護理的意涵。護理工作本質上如同母親體貼的付出,給予病人所需要的照顧、關心、營養、藥物,去支持病人的身心安穩與康復。

護理人員多半具有「給你」的特質。門諾醫院早期一位宣教師施桂蘭護士終身未婚,在1964年她要從美國來台灣服務時,知道門諾醫院沒有麻醉機,便用父親給她的結婚禮金買了兩部麻醉機,帶來送給門諾醫院,讓病人在接受手術時更為安全。有一次施桂蘭護士發現一位護生沒有手錶,考試無法知道時間,因此將父親給她珍藏的手錶送給這位護生使用。

許多護理人員愛心的表現實在讓人感動。門諾醫院急診室與病房的護理人員經常自掏腰包買餐盒給沒有家人陪伴的病人,即使醫院不希望他們花自己的錢,護理人員還是不肯向醫院請款,繼續默默從事快樂的助人行動。最近我有機會聽到臺北市立聯合醫院昆明院區顏岑芳護理師的演講,談到對愛滋感染病人的健康管理工作。在演講中感受得到顏岑芳個管師對每位病人的真誠關心與用心,克服萬難鼓勵意志消沉的病人回來定期看診、服藥,並成為他們身心最堅強的支持者,使病人重燃對生命的盼望,這種護理的熱情與付出令人動容。

父權觀念導致護理未受到應有的尊重

但亞洲國家似乎有一個共同點,就是比較輕忽護理的重要性與貢獻,與醫師相比,護理人員受到的尊重程度也比較低。這可能是受到傳統父權社會重男輕女的觀念影響,醫師擁有的是男性的身分,而護理人員是女性的身分。

對台灣護理教育與臨床制度貢獻深遠的護理前輩鍾信心教授,曾帶領由台大醫護人員所組成的台灣醫療團,代表我國前往沙烏地阿拉伯支援多年,協助經營醫院、提供醫療照護與建立醫療作業制度[2]。鍾教授相當懷念在沙國服務的經歷,也很高興能藉此從事國民外交,為沙國的病人服務,讓台灣醫療團的醫護技術受到當地民眾高度的肯定。

不過,沙國重男輕女的文化讓鍾教授不敢恭維,特別是對護理人員的不尊重。例如有些男病人菸癮很大,違反規定在病房抽菸。當護理人員制止病人抽菸時,男病人完全不理會,依然照抽不誤。可是如果是男醫師來規勸病人不要抽菸,病人馬上就會熄菸配合。此外,沙國的男醫師對待女護理人員也是不太尊重,因為沙國人認為「女人只有一半的靈魂」。

雖然台灣男女地位不似沙國那般不平等,可是不尊重護理人員的情況在國內也相當普遍。和信治癌中心醫院的賴其萬醫師[3]曾指出,台灣有些病家對待醫師與護理人員有明顯的雙重標準:「在醫院我常發現不少病人或家屬對醫師非常客氣有禮,但一轉身對護理人員竟然做出判若兩人的不合理要求與不友善態度。」

我自己也曾觀察到,有時候病人或家屬跟護理人員問許多問題,或反應許多臨床上不盡滿意的地方,護理人員回答之後病家還是不滿意,要求醫師親自來說明,但當護理人員好不容易將醫師找來病房,病家卻笑說沒問題了。

有些病人或家屬會將護理人員視為房務人員般地頤指氣使,病房地上掉東西要護理人員馬上來掃;病人服或被單弄髒了要護理人員立刻送一套來換;甚至也曾發生因為陽光照進病房內,要護理人員來拉窗簾的事情。

更嚴重的是,國內媒體經常報導護理人員被病人或家屬毆打或咆嘯的暴力事件。三年前台灣護理產業工會在各醫療院所進行調查[4],結果發現高達56%的受訪護理人員表示過去一年內在工作中曾遇到暴力事件;暴力的型態排行榜前三項依次為言語辱罵、毆打和推擠;而暴力來源最主要來自於病患與家屬,但也有來自醫師、護理主管和護理同事的不當對待。

社會輕忽護理的專業貢獻

護理人員較未受到尊重的另一個原因可能是病家認為照護工作本身不太有技術性,或者因為常常看到護理人員的照護,反而認為平常或理所當然。病家都會認為醫師的診斷、治療處置、手術、開醫囑等工作必須具備高度專業知識與技術,相較之下,護理臨床工作大多為給藥、打針/抽血、換點滴、評估、量血壓、換藥、寫記錄等,似乎不需要太多的技術。

其實這是不正確的認知,護理工作需要高度的專業技能,以及細心與耐心。護理人員在給藥之前,不僅對藥物要有了解,還得完成三讀五對等重要的確認步驟;打針和抽血看似簡單,卻是需要日復一日反覆練習,才能訓練好的技術,對於血管特殊的病人,護理人員更是需要高度的耐心與毅力;更重要的是護理人員隨時要對病人進行護理評估並詳加記錄,對病人病情變化的第一手訊息掌握最清楚的人非護理人員莫屬。這些工作不僅需要有專業學識和良好的技術,更攸關病人的安危與能否順利康復與否,其重要性絕對不亞於醫師的診療。

對護理專業的忽視,不是只有病家會這樣,連經過專業製作、寫實的醫療日、韓劇,也都是如此。我很喜歡看日本與韓國的醫療影集,並且對其精彩的劇情與豐富的內容折服,但這些醫療影集有一個共同的現象,就是只強調醫師高超的手術技術,讓病人化險為夷,圓滿康復,可是對於術後的照護幾乎完全不提,忽略了術後照護的重要。這可能會給觀眾誤解手術成功就代表病人一定康復,其實手術順利成功只是完成治療的第一步,病人後續長期的照護事實上仍有相當大的挑戰與變數,不能夠輕忽。

術後照護的重要性絕不低於手術,兩者必須同時存在,病人才能夠獲得良好的治療結果。而術後的照顧,不論是在恢復室、加護病房或一般病房,默默付出的護理人員所作的密切臨床照護是成敗關鍵。因此,手術病人若能夠圓滿康復,除了歸功給主刀醫師和手術室團隊之外,更不可忽略護理與相關人員(包括看護人員、清潔人員)所做的付出與貢獻。

護理人員的日常,是為了人們的非常、失常與無常

護理工作不僅重要,也相當辛苦,對身體和心理都是沉重的負荷。臨床護理人員要輪三班,為照顧病人不斷時常調整生活作息,相當大的程度犧牲了自己的家庭生活。護理人員在臨床工作時,多少都要冒著被感染的風險;護理人員替病人清理排泄物也是常事,在處理病人的大大小小傷口時面不改色,即使傷口發出惡臭也是一樣,就算是家人也不一定能做到如此。

資深音樂創作人與歌手李宗盛曾經這樣形容護理人員,他說:「護理人員的日常,是為了人們的非常、失常與無常。」的確,護理人員每天的辛苦付出,不就是為了在我們受病痛折磨的非常時刻給予照顧,在病人內心驚慌失措時支持鼓勵,在人們生命的終點陪伴安慰。體會到這一點,我們一定會由衷對護理人員發出更多的尊敬與感謝。

為了表達對護理人員的感謝與鼓勵,李宗盛今年2月在花蓮特別舉辦一場「讓我說聲謝謝你」慈善音樂會,邀請花蓮的護理人員聆聽。他說2017年的第一場演唱會要獻給護理人員,而且只要他能唱,希望每年持續做下去,讓人非常感動。

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像李宗盛那樣為護理人員獻唱,但每個人絕對都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向護理人員表達心意,最容易的方式,就是不吝給護理人員感謝、肯定與尊重。鍾信心教授說護理工作再怎麼辛苦,只要能夠減輕病人的痛苦,得到病人或家屬發自內心的小小感謝,就是無價的回報了。在她將近80歲所出版的傳記中,仍記得在沙烏地阿拉伯支援醫療服務時,許多次當護理人員將小孩的病照顧好,或處理好一個傷口時,孩子的母親激動地拉起護理人員的手來親吻,那種內心感激真情流露時的景像。

真的,一個真誠感謝的小舉動,就會深深鼓舞護理人員;一個平等、尊重的態度,更能讓護理人員覺得一切的辛苦都是值得。這樣,我們的臨床會有更多充滿熱誠、優秀的護理人員,帶給病人真實的祝福。

同樣的道理,我想不只有護理人員,每一位在病人服務病人的工作者,包括病房書記、看護人員、清潔人員,都是病人的天使,值得我們更多的尊敬與感謝!

(本文以〈護理人員的日常,是為了人們的非常、失常與無常〉2017年3月31日刊載於獨立評論@天下)
http://opinion.cw.com.tw/blog/profile/322/article/5659



[1] nūtrīcius也是nurture(培養)nutrition(營養)等字的共同字源。
[2] 請參閱蔡幸娥著,鍾信心、王秀紅總校閱,《護理的信心:走過台灣歷史的足跡》,華騰文化。
[3] 賴其萬,〈對護理人員應有的尊重〉,http://talk.ltn.com.tw/article/paper/479620
[4] 台灣護理產業工會,〈護理職場暴力大公開〉,http://www.twnu.org.tw/index.php/meetings-information/post-taiwan/item/230-2014-509

1 則留言:

Yu-Yun Liu 提到...

謝謝你! 護理就是【給你】很棒的詮釋!我是一位護理老師,但我卻未曾像你一樣用文字寫下護理人的美善。You inspired me.Thanks ag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