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0日 星期四

We are here to serve you

我覺得VCU對學生的服務及照顧相當好,譬如Offic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OIE)甚至有提供接機服務給新進外國學生,這是我在其他學校沒有聽過的,因此最近OIE的職員經常到了半夜還在機場接新生,讓人非常感動。我在台灣用email與OIE或研究所裡的老師及職員聯絡時,他們都回覆得很快,感覺很熱誠及有效率。此外,據我所知,在許多美國的大學,台灣的研究生要拿到獎助金已經越來越不容易,但台灣來VCU就讀的博士班研究生大多有研究助理或助教的津貼,因此學費也都得到減免,這是相當難得的。

在幾次與學校各單位教職員接觸的公開場合中,經常聽到她們講一句話:”We are here to serve you.”我猜這句話已經變成VCU校方的服務精神標語。這句話很淺顯易懂,但是要讓全校的教職員都認同,並且能夠執行出來,是很不簡單的一件事。我覺得VCU已經做到80分了。

其他還有一些活動如開學日學校辦全校新生的野餐;醫學院校區也在開學週的禮拜五晚上辦廣場餐會及現場樂團演奏;各棟宿舍也都有舉辦居民大會及聚餐;都是我在其他學校所沒有碰過的。

VCU的校舍散落在Richmond的市中心,這對我來說也是新的經驗。VCU有兩個校區,一個叫Monroe Park Campus,Monroe Park是Richmond市的一個老公園,因為這個校區的建築物就是以這個公園為中心散布在四周,因此稱Monroe Park Campus,不過這個校區有一處校舍比較緊鄰集中的區域,形成VCU的主校區,圖書總館、學生活動中心、學生餐廳、大學部的學生宿舍都在這裡。另一個校區是MCV Campus。這是醫學院校區,包括VCU醫學中心在內都坐落在此校區,我們的系館及我住的研究生宿舍都在是在這裡。這個校區的建築物真的是散落在街道之中,有標示VCU的才是學校的校舍。事實上VCU有不少建築物是學校一棟一棟收購得來的,像我們系館也是系上將一棟舊建築買下加以整修而成的。

2007年8月28日 星期二

VCU醫務管理研究所

在VCU,我所就讀的醫務管理研究所(Department of Health Administration, HAD)是屬於School of Allied Health Professions,這個學院有10個研究所,除了醫管所之外,還包括護理麻醉、物理治療、職能治療、臨床檢驗、放射科學、老人學、病人諮商、復健諮商及老化研究中心。目前最著名的是護理麻醉所,全美排名第一;再來醫管所碩士課程則全美排名第五,VCU的HAD在醫務行政領域還算是有相當不錯的評價。目前HAD有醫務管理碩士課程(有全職班及在職網路專班)及醫管博士課程。

HAD創立於1949年,當時是屬於MCV的一個系所,第一任所長是Dr. Charles P. Cardwell, Jr.,現在的所長是Dr. Stephen Mick,在這之前的所長是萬德和教授(Prof. Thomas Wan,他多年前曾應台灣醫務管理學會邀請到花蓮在薄柔纜禮拜堂舉辦的研討會中演講),他對HAD的貢獻很大,現在的系館就是在他任內積極募款、購買及整修的成果。

這是Dept. of Health Administration的系館"Grant House",是將超過150年的古典建築,重新裝修而成。


萬教授所長任內也招募了許多包括台灣等國家的亞洲學生前來就讀,由於她/他們都有不錯的表現及成就,因此系上一直很歡迎台灣的學生,即使萬教授在2000年卸任所長並轉任University of Central Florida之後都是如此。就我所知,高醫醫管所的邱亨嘉所長及毛莉雯教授、東華大學企研所的陳筱華教授、陽明醫管所的葉淑娟教授都是從這個program取得學位的。目前所內則有包括我在內四位從台灣來攻讀博士學位的研究生,是目前VCU台灣學生最多的一個program,而且也是HAD博士班最大的外國族群,因為HAD一年只收3-4個博士研究生,由此可見台灣研究生比例之高。事實上在HAD的博士班中,美國學生快要變成「少數族群」了。

2007年8月27日 星期一

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

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 (VCU)是目前Virginia州最大的綜合性教學及研究型大學,有三萬多個學生,國際學生約1500位。VCU是屬Virginia州政府的公立大學,是州政府在1968年將Medical College of Virginia(MCV)及Richmond Professional Institute(RPI)兩間學校加以合併成為一所大學。RPI是一間以社工及公共衛生起家的學校;MCV是一所歷史悠久的醫學院,始於1838年,並有自己的附設醫院,曾在1968年成功進行美國第九例的心臟移植。1980年的諾貝爾醫學獎得主之一的Dr. Baruj Benacerraf,以及在1969年發現一種可作為預防B肝的疫苗的Dr. Saul Krugman都是MCV的校友。有一部由羅賓威廉斯主演的電影「心靈點滴」(Patch Adams),其故事的主角本人Hunter Campbell Adams也是從MCV畢業的。現在VCU附設醫院有779床,600位全職或合作的醫師;每年的住院人次約3萬人次,門診次達50萬人次以上。

Egyptian Building是VCU醫學校區的古老及代表性建築

VCU對台灣來說大家比較陌生,來這裡唸書的台灣留學生不多,目前大學生及研究生加起來大概只有30多位,因此大家感情都不錯。現任校長Eugene P. Trani在1990年上任以後,這間學校有相當大的進展,不少科系在全美也有不錯的排名;在2002年,化學系還出了一位諾貝爾獎得主Dr. John Fenn。此外,這幾年VCU在國際化及國際合作也非常積極,像高雄醫學大學的醫管所EMHA課程就有和我所就讀的Department of Health Administration進行建教合作,其課程的一部分就是要到VCU來上課(春假的時候)。

2007年8月26日 星期日

Statue of Hippocrates


在VCU醫學院區的Medical Science Courtyard,有設立一座西方醫學之父、古希臘著名的醫者Hippocrates(希波克拉底)的雕像。

在雕座上用希臘文及英文刻了一句Hippocrates講過的話,英文的句子是:"Life is short, art long, opportunity fugitive, experience delusive, judgment difficult."

這句話最經常被引用的是前半段,即"Life is short, art is long."若照字面翻譯,應該是說「人生雖苦短,藝術永留傳」,也有人翻譯成「人生苦短,學術無窮」或「人生有限,志業無邊」。

但是如果我們整句意思來了解,我覺得Hippocrates當時應該比較是針對醫學,並且是要講給跟他學醫的學生們聽的。意思應該是:「生命短暫,但醫學要探討的路程卻還很長遠,可以學習的機會稍縱即逝,我們的經驗亦不足為靠,病情的判斷更是一件艱鉅的考驗。」

這整句話給我的感覺是這位偉大的醫者及智者在面對學問及生命的謹慎、積極及謙虛,這種態度對從事醫療工作的同仁來說應該是相當重要的。我相信如果更多醫療人員秉持這樣的態度去從事服務,會造成的錯誤應該會更少,使病人得到更好的醫治及照顧,並向"Do no harm"(勿傷害病人)的理想境界邁進。

Dr. Michael McCue

Dr. McCue是我所接觸的第二位VCU的老師,在我送出申請入學資料不久,博士班的行政助理寫email告訴我有包括Dr. McCue在內的五位老師要用電話和我interview。安排好interview的時間之後,第一位來電的就是Dr. McCue。由於我在網路上看過McCue的半身照,感覺他有點嚴肅,再加上是第一通電話,心裡還蠻緊張的,但一開始他就和我寒暄,我告訴他可以叫我”Craig”,他馬上笑著回答說這樣很好,還謝謝我這麼體貼,並稱我”Craig”,因此感覺與他距離拉近很多,其實電話中我講的不多,大多是他在跟我初步介紹這個課程的情況,還特別告訴我若有甚麼問題就不要客氣寫mail問他,並說要給我其他幾位在醫管所就讀的台灣學生的email addresses,要我也可以請教她們。由於與McCue的interview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因此使得心情輕鬆很多,對接下來四通的interview電話很有幫助。

我到Richmond的隔天,就先到所裡拜訪Dr. McCue,他看到我很高興,一一問我生活方面是否已經打點好,並叫我不要太緊張課業的問題,建議在我先利用這段開學前的空檔,在Richmond及校園裡多逛逛走走,享受難得的輕鬆,因為開學後就有很多事要忙了。一個禮拜後我又去辦公室跟他打招呼,他看到我又是很親切地重頭問我一次生活是否都打理好?還習不習慣Richmond?直到聽到我說一切都很好,他才放心。

初步接觸下來,我覺得Dr. McCue對學生有點像台灣的父母對待孩子一樣,甚麼事都交代得很清楚,苦口婆心。我聽所裡一位台灣學姊說我們在博士班裡要修的課,Dr. McCue都已經幫我們想好,我們根本不用傷腦筋,但最好也不要提不同的意見,否則他會有點不高興。但是另外有學姊”偷偷”告訴我因為我才剛在UM唸完醫管碩士,有幾門課最好不必重複修,這樣可以再選一些比較符合自己未來需要的課。

在新生訓練時,有一段時間是Dr. McCue各別與我們討論第一學期要選的課。前兩位同學進去McCue的辦公室,都很快就出來了。我想應該是沒甚麼討論的餘地吧。當我進去時,果然McCue就將我要修的課用螢光筆一一畫出,聽完之後,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先向Dr. McCue說其中有一門課我在UM已修過類似的課,他頓了一下,問說是甚麼時候修的,我告訴他我兩年前,並接著說在UM是八學分的課,這邊是三學分的課,聽我講完之後他倒也很爽快地說好;接著我告訴他若是他同意的話,我希望修哪一門課來代替這門課的學分,他也同意了。有了一次的成功之後,我再提起勇氣問他另外一門課我在UM也修過,這次我看他眉頭稍微皺了一下,想了一下,就說好,然後問說我希望加強哪些方面的課程,聽完之後他便建議我哪一門課會最適合我的需要,就這樣我們對我這學期要修的課有了圓滿的共識,但事情還沒真正結束…..

隔天Dr. McCue請我去找他,本來我在猜會不會是他後悔給我修兩門不一樣的課,結果不是,其實其中有一門我想要修的「健康照護機構的財務專題」是他教的課,他是想要進一步了解我想修這門課的動機及目的。這門課主要是給醫管碩士班的高年級學生修的,McCue希望我修這門課時,能針對我的興趣去學習及探討,不一定要完全照碩士班的學生一樣的課程安排,這樣比較符合博士班學生的需要。在對我的學習目的有初步的了解之後,他請我用一些時間將我的期待寫成一張課程學習目標交給他,做為他幫助我修這門課的參考及依據。

這件事情讓我對Dr. McCue有進一層的了解,他實在是很照顧學生的師長,他並不是沒有彈性,也不是不能商量,而是他都以學生的利益為主要考量,盡可能幫助學生能順利完成課業。能遇到這樣的老師實在是很幸運。

Dr. McCue是肯達基州的人,在University of Kentucky取得企管博士學位,他的專長是健康照護機構的財務管理。我覺得他很有美國南方人那種樸實及親切。他的太太是他博士班的同班同學,兩人也同時畢業取得學位,他說到他們在寫論文時,不像今天有這麼方便、功能如此強的電腦文書軟體,要跑統計還都是拿著一張一張打好的卡片去讓電腦讀,而且他們同時要照顧小孩,論文幾乎就是在小孩的哭鬧聲中完成的。他以此激勵我們應該更有信心能做得比他們更好。

2007年8月21日 星期二

美國天主教醫院獨特性的實證研究

天主教(我想基督教也是一樣)認為醫療服務是一種信仰的實踐及福音的具體表達,早期教會設立醫院/收容所的目的是為了照顧窮苦的病人,因為聖經中記載耶穌教導我們要服事最小的弟兄,關心社會上的邊緣人,這也是出於宗教的悲憫之心。

跟台灣一樣,美國的早期,教會醫院在醫療服務方面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但是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政府、法規、政策介入醫療,醫療科技的日新月異,健保制度的興起、醫療業的競爭、社會對醫療的消費主義、以及經濟及財政資源的侷限等外在因素都對醫療服務的結構造成巨大的影響。這些力量導致醫院必須力求生存,即使教會醫院也不例外,必須越來越講究收益及成本,效率及競爭力。這使得教會醫院有越來越趨同於其他醫院的情況。在美國,許多基督教醫院只剩下名字是教會醫院,早就不是教會在經營,所秉持的宗旨也跟當初成立的使命扯不上關係,從裡到外與其他一般的醫院沒有兩樣。

對天主教醫院來說,被世俗同化的情況則還比較不明顯,由於天主教是中央集權的結構,權力的中樞及權威來自梵蒂岡,各地區則有代表教宗的主教在解釋教會法規,維繫信仰傳統,抗拒世俗化的力量比較強一點。而且天主教醫院的創設或支持的修會還都是由神職人員在主導,他們仍很重視教會醫院起初的使命及修會的信仰價值觀。因此大部分天主教醫院仍在其信仰使命及世俗化之間的拉鋸戰中呈現緊繃的局面。不過隨著醫院的經營逐漸由神職人員轉為平信徒的專業人才,以及修會的式微,信徒的冷淡及出走,教會支持醫療事工的能力降低,天主教醫院更加面臨同化的處境。

Dr. White的博士研究,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產生的。在這之前,對天主教醫院的相關論述及探討是有,教會內部也爭論得很熱烈,但相關的實證研究則很少。因此White就針對天主教醫院很重視及標榜的三個信仰價值觀:Stewardship (好管家)、social justice (社會公義及公平)、compassionate care (有愛心的照顧),分別找出可以衡量這三個特色的量化指標,去比較天主教醫院、其他非營利醫院及營利醫院之間在這些指標方面是否有差異。他的研究資料主要是拿美國醫院協會1993年的醫院調查數據來作分析。這個研究主要的發現是在財務等衡量好管家特質的指標方面,這三類醫院群組的表現並無明顯不同。但在社會公義(由醫院是否提供如AIDS/HIV、酗酒及精神病人的照顧等去衡量)及有愛心的照顧(由醫院是否提供如安寧療護、長期照護、居家服務、社工、院牧等服務等去衡量)這兩個方面,天主教醫院明顯比其他非營利醫院及營利醫院提供較多的服務項目。

這十年來,White繼續在相關的議題上,以不同的角度切入去做分析及比較,並發現天主教醫院也逐步趨同於其他的醫院。這些研究提供不少實證的結果給天主教醫院、教會及政府衛生部門參考。他的研究甚至也引起羅馬方面的重視,今年上半年Dr. White的安息假期間,他就到羅馬一家大學擔任訪問教授,並開始與羅馬的學者進行國際的研究合作。

我覺得White在這方面的探討、分析及論述對台灣的教會醫院也有一些參考價值,雖然我們不見得能在台灣進行類似的實證研究(因為樣本數可能不夠大),但他所提出來的問題卻是教會醫院必須嚴肅面對的議題。這部分未來有機會可以再作進一步討論。

白教授

Dr. White在聽完我的自我介紹之後,也將他的成長背景及專業經驗與我分享。他成長於奧克拉荷馬州的一個貧窮但信仰虔誠的家庭,在當地一家大學唸生物系,並到奧克拉荷馬大學取得醫務行政碩士學位,就學期間他都是在附近的教會醫院打工賺學費。畢業後他輾轉在兩間教會醫院任職達9年,但主要是在一家天主教醫院服務,擔任到副院長,之後這間天主教醫院體系國際部將他派到關島的醫院擔任資深行政顧問有4年之久,直到他在1993年申請進入VCU醫管所的博士班才離開職場,進入學術圈。在VCU就讀三年期間,他還同時唸了護理系,並取得護理學士及碩士學位;他以兩年八個月的超高速完成醫管博士課程,創下VCU醫管所博士班設立以來最快完成學位的紀錄,目前仍然是所裡面的紀錄保持人。

Dr. White畢業那年VCU醫管所剛好有教職缺,他很順利申請取得,留在所裡,同時在St. Mary’s Hospital的急診室擔任護士一年,具備護理臨床工作經驗。聽完這些經歷後,我直說他真是個天才,能同時做這麼多事,他笑著說他並不是天才,只是比較會妥善管理時間而已。他還說他會跟我分享他的時間管理方法,希望能幫助我盡快完成學位。其實他認為如果論文的方向清楚,在修每門課時都去探討相關的議題,這樣兩年累積下來的資料及知識對論文的完成就胸有成竹了。

由於Dr. White有十多年在天主教醫院體系服務的經驗,對天主教醫院有特別的關心,因此他的博士論文主要就是在探討美國的天主教醫院是否與其他非營利醫院或營利醫院有所不同,題目為 ”Catholic Healthcare: Isomorphism or Differentiation?” (天主教醫療體系:同型或有區別)

Dr. Kenneth White (1)

VCU醫務管理研究所在接受我的入學申請時,安排我擔任Dr. Ken White的研究助理。雖然我已經與Dr. White用email連絡過好幾次,直到禮拜二我才第一次見到他本人。

我在University of Michigan唸書時,我就聽過Dr. White的名字,也讀過他的作品。我在UM的指導教授Prof. John Griffith有一本頗著名的醫管教科書 ”The Well-Managed Healthcare Organization”從第五版開始有第二作者,就是Kenneth White,但我第一次看到他的名字,則是我在UM第一學期修”Understanding Organizations”這門課時,我曾向老師表示我在教會醫院服務過,並對教會醫院的經營相關的主題很感興趣,當時老師就提供我三篇相關的文章,其中一篇就是Ken White的作品。只不過我當時忙著修課,沒有很仔細去唸。直到快畢業在整理資料時才有機會再翻出來看,發現是同一個人。除此之外,我也讀過Griffith及White共同發表的論文,以及他們合著的另一本書 “Thinking Forward: Six Strategies for Highly Successful Organizations”。這兩位學者研究的主要對象,都是急性醫院,特別是美國的天主教醫院。以上所提到他們合著的作品,除那本教科書之外,都是以天主教醫院為探討的對象。

由於對Dr. White有所聽聞,間接知道VCU有醫務管理研究所,因此在申請博士班時,我特別上網了解VCU醫管所的課程介紹,覺得很不錯,所以我就寫mail給White,向他自我介紹,並表示希望有機會到VCU念博士班。他馬上回信給我表示歡迎,並鼓勵我來申請,也說如果我被接受的話,他願意擔任我的指導教授。同時他也把我的信轉給博士班的主任、助理及在UM的Griffith,Griffith知道後也寫mail告訴我VCU的課程很好,老師對學生都很照顧,他跟VCU醫管所的老師大多很熟,如果有需要他寫推薦信,他幫得上忙。我想是因為這層關係,所裡安排我與Dr. White共事。

禮拜二上午我依照約好的時間前往White的辦公室,他一見到我,就很親切地寒暄並歡迎。本來我只是想先見個面認識一下,並謝謝他的協助而已,沒想到他說他一直在等我來與他一起做事,並已準備好要給我看的資料,也把未來兩年我們要進行的工作目標有了一些設定及規劃。結果我們聊了整整兩個小時,他總共給我8.5公分厚的資料,外加一卷VCR。當時我心裡就想,那我開學前這禮拜不就泡湯了,因為有這麼多資料要看,不過,還好那天中午談完之後他請我去吃了一頓不錯的午餐,算是稍有彌補。

新生活點滴

來到Richmond已經滿一個禮拜了,感謝上帝以及眾親友們的關心,我在這邊很快就安頓好。這裡的人,特別是學校的職員與系上的老師都非常親切及幫忙。另外我們研究所裡有三位台灣來的學姊,也給了我很多的照料及經驗分享,這些都大大減少了我自己去摸索的時間。以下我就簡短描述一下我在這邊的情況:

到Richmond的第二天我就住進研究生宿舍,這是給研究生、醫學院員工及高年級學生居住的單身宿舍,都是單人房,但使用公共的衛浴,客廳/交誼室、投幣洗衣間及廚房。房間裡相當寬敞,而且基本家具都有,尤其是書櫃及櫥櫃特別多,不怕沒地方放東西。

住宿舍很方便,到系館走路只要5分鐘,若要到另一個校區宿舍前就有公車站,10分鐘車程就OK。宿舍附近也有學校的餐廳及體育館,要用餐及運動都很方便。

目前宿舍只有一個困擾我的地方,就是空調太冷,可能是這裡夏天比較熱,因此空調溫度調得比較低,我的體脂肪又偏低,缺乏保溫效果,因此會覺得比較冷,在房間內都要穿一件長袖。後來我發現這不只是我一個人的感覺,住在宿舍的台灣學生告訴我他們在宿舍裡,夏天經常要穿長袖,冬天則要穿短袖,因為冬天heater又開得太熱。這實在是有點浪費能源。
 
目前我還沒拿定主意的是開學後到底要怎麼吃。我本來是想加入學校的餐飲計畫,三餐在餐廳吃。不料台灣的同學都勸我要三思,說學校的伙食難吃又貴,最後我一定會吃自己的,因為自己煮的再怎麼難吃也比學校餐廳的食物可口。我是擔心開學後一忙起來,可能沒有時間自己煮。目前我的想法是早餐及晚餐自己準備,吃簡單一點,以容易準備的為原則,中餐再到學校餐廳吃。幾天前已有台灣同學將多餘的鍋子、電鍋、微波餐盒借給我或送我,甚至米、醬油、橄欖油都已經有人分給我,我現在是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時間及下廚的決心),就看我能忍受餐廳的伙食多久。

Richmond初體驗

之前有說到Richmond在美國南北戰爭時,是當時南方政府的首都,但其實Richmond的地理位置並不是很南邊,而是位於美國東岸的中間點,不過這裡卻有著美國南方人的親切及溫和。昨天我在路上因為要找路而東張西望,馬上就有一位太太很親切地問我需不需要幫我指引方向;還有這裡的氣候也比較暖和,冬天最冷也差不多在攝氏零度左右,一年只會下幾場小雪,夏天則是相當炎熱,像上個禮拜氣溫就飆到40度,害我差點沒中暑。

不過這附近也有一些缺點,Richmond的市中心與美國其他大都市的市中心同樣有著治安不佳的問題。由於大約從1960年代開始,原本住在大都市美國人紛紛從市區遷居到郊區,市區的房屋因此變得比較便宜,因此中低收入的人口就往市中心遷移,許多市中心因此沒落,治安逐漸亮起紅燈,成為”bad area”。Richmond的情況是還好,這裡由於有許多政府機關及辦公室,並且也是我們學校兩個校區的所在地,以及不少公司也設在這裡,因此經濟活動還很繁榮,房子及街道也都整理得很不錯,只是到了晚上有一些流浪漢在街頭及公園遊蕩,對晚歸的落單者比較不安全。我一來就有好幾個朋友提醒我晚上不要自己一個人在市中心走路,以策安全。其實我們在校舍較集中的校區都還算OK,而且兩個校區之間也都有巴士固定來回在跑,晚上是不太有機會走到一般的街道上的。

另外一個缺點,是我感覺到這裡的宗教氣氛比較淡,相較之前我到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及University of Michigan都會接觸到許多校園福音團體及附近教會的邀請,在Richmond則是毫無這方面的訊息,也許因為這裡位在都會區,大家比較不會care信仰,或在這個議題上保持禮貌性的距離吧。 這次來美國,讓我有機會近距離接觸美國的都市,之前兩次都是住在中西部Michigan的college towns(以大學為主的小城鎮)裡面,比較單純,但也幾乎離不開學校的範圍,這倒是一種新的體驗及學習。除此之外,希望也藉此機會多認識一下美國東岸及南方的文化及生活。

歷史的Richmond

我目前所就讀的Virginia Commonwealth University所在的City of Richmond是維吉尼亞州的首都。我們學校就位於市中心,從我的宿舍走路到市政府只要5分鐘,到州政府也只要10分鐘。Virginia大概可以說是英國人在北美洲拓墾的起始點,在1607年英國人在James River河口(Jamestown)設置其在北美洲第一個永久墾殖區,之後便沿著James River進入探索北美,1609年就在Richmond附近設立永久殖民地。因此今年Virginia州在舉行成立400周年的慶祝活動。

我的朋友潔嵐告訴我在Jamestown 這個地方,早期曾發生一段一位北美印第安原住民奇女子 Pocahontas 寶嘉康蒂和英國探險家John Smith船長的愛情故事。Disney 將此故事拍了一部動畫”Pocahontas”(中文譯名叫做「風中奇緣」)。
Captain John Smith of Jamestown

Richmond是一個相當古老、有歷史感的城市,除了它從殖民時代就存在之外,Richmond也是美國在南北戰爭期間,南方政府的首都所在地。

由於Richmond有悠久的歷史,這裡有相當多古蹟及老建築,到處都是百年以上的建築物。像我們研究所的房子屋齡已超過150年,相當古色古香。這附近也有不少圖書館、博物館及古蹟,趁著離開學還有好幾天,我想去逛一逛,以便對這裡有多一點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