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14日 星期四

活到老,學到老,做到老

談到銀髮生活的典範人物,在我心中第一個浮現的人影是「彼得杜拉克」(Peter Drucker)。在國內外的管理界,若提起他的名字,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杜拉克最為人熟知的是他集管理學者、管理顧問與作家於一身,他一共出版過39本書,無數篇的論文與專欄文章,其中大多數成為管理學界的經典,導引著管理學的發展。即使是對眾人所恭維的管理學大師頗不以為然的兩位《經濟學人》財經記者MicklethwaitWooldridge都得承認:「然而在企管理論中,無人能出其右,他(杜拉克)是這行業中真正最值得尊敬的人物[1]。」

然而,杜拉克最讓我感到不可思議的地方,是他那不斷追求突破,永無止境地探索的毅力與實踐,完全不受年齡的限制。一般人若達到他這樣的成就與地位,大可安穩地退休,永享盛名。可是,他在61歲時還遠從紐約搬到加州,在Claremont研究學院創設美國第一所在職企管研究專班(EMBA),之後一直在這個研究所執教到92歲;在65歲以後,他出版了24本書,幾乎是65歲前出版的兩倍;最後一本是在他高齡95歲時完成的;那一年底,他在沒有重大疾病的情況下,自然安詳地走完豐富的一生。

杜拉克的人生有許多令人稱羨的地方,如果人世間有所謂完美的一生,應該也差不多是這樣:包括崇高的名聲、對社會的深遠貢獻、長壽、安老、沒有病痛地離世等等,可以說真的是活得光亮,死得安詳。

老人學有一個學說稱為「疾病壓縮論」(The compression of morbidity),主要的主張是人們能夠延後重大疾病或殘疾發生的年齡,且幅度超過壽命延長的程度。這也就是說,我們可以將重大殘疾在一生中所佔的份量加以壓縮,特別是在晚年時減少受到殘疾拖累的程度,使我們活得老又活得好。此學說的提倡者、史丹佛大學醫學院教授James Fries指出,避開會傷害健康的危險因子(如抽菸、肥胖、缺乏運動)對疾病壓縮很有幫助;此外,他也認為持續工作與活動、不斷地接受挑戰與解決問題、以及認知到自己有貢獻與生產力,對延緩殘疾的發生以及促進年長者的健康與生命品質都有不可忽略的價值[2]。從這個角度來看,杜拉克實在是此學說最具體的見證者。

杜拉克在與日本食品零售產業的創業家中內功(Isao Nakauchi)的對話書信中,提到他一生中有七項重大經歷,幫助他學習「如何更有效的生活、如何維持成長、如何迎接變局、如何隨著年齡老大,卻不成為時間的俘虜。[3]」這七項經歷當中,至少有兩項與杜拉克不斷追求突破,永無止境地學習成長的個性有直接的關係。

第一項經歷是杜拉克18歲時在漢堡歌劇院聽到威爾第的作品「法斯塔夫」(Falstaff),深深喜愛上這齣歌劇。在經過一番研究之後,他非常驚訝地發現,威爾第在寫這齣歌劇時竟已是80歲的高齡。在健康人的平均壽命大約只是55歲的年代,這位80歲的作曲家被問到是甚麼動力讓他在如此高齡且富享盛名之際,依然投入極大的心力去創寫新作品,他回答:「我一生都是音樂家,且一直極力達到完美的境界,而我一直很困惑自己是否已達到這個境界,只是下定了決心要再努力一試。」這讓杜拉克了解到,原來驅使威爾第在創作上不斷突破的動力,就是一顆「追求完美」的決心。因此,杜拉克在創作上也永遠不滿足於現狀,當別人問他對自己的哪一本著作最感到滿意,他總是笑著回答:「下一本」。

第二項經歷是1930年代杜拉克在報社工作時,因工作需要強迫自己在下班後閱讀各種廣泛主題的書籍與資料,使得他養成每隔三、四年就會選擇新的主題來做研究的讀書習慣。在之後的七十多年生涯裡,這個習慣幫助他不斷學習新知,探索新的領域、使用新的研究方法,讓他得以累積廣博的知識。杜拉克不僅專精法學、經濟學與管理學,對歷史、社會學、統計學,甚至文學和日本藝術史都有深入的專研。他還寫過兩本小說,並在70歲時撰寫一本介紹日本繪畫的專書。

如果我們覺得杜拉克的一生太過特殊了,一般人是可望不可及的,那麼這裡還可以介紹另外一位長者黃茂卿先生的退休生涯。黃茂卿生於1922年,年輕時前往日本學習牙醫,在京都取得齒科醫學士後返回台南行醫直至退休。1980年代初期,他在執醫之餘進入台南神學院信徒神學系就讀。期間他曾以自己所屬的太平境長老教會史做為修習教會史的專題研究題目,本來這篇報告在1983年五月繳交後應該就沒事了,結果他卻因此栽入台灣早期教會史料研究整整八年的時間,前後完成《太平境馬雅各紀念教會九十年史》、《太平境馬雅各紀念教會壹百貳拾年史》,以及《迪階觀音山教會早期五十年史》。他的作品讓中文圖書分類系統之父、哈佛大學燕京圖書館副館長,並且專研台灣教會史料極深的賴永祥教授讚譽有加[4]

退休之後,黃茂卿與夫人於1980年代尾端遷居花蓮玉里觀音山,與在觀音山教會擔任牧師的兒子黃連星一家同住,並照顧因病癱瘓的么兒。這時他除了收集與撰寫觀音山教會[5]早期史之外,也開始關注老人議題以及長期照顧。他大量收集與閱讀有關老人與長期照顧的日文書籍,並收聽日本NHK電視台的相關節目。他的心願是在玉里觀音山附近建立一座老人自助互助照顧社區,他相信年長者可以共同打造一個理想的社區,獨立且尊嚴地生活,必要時藉由互助彼此照顧,不必依賴別人。他並在觀音山教會組織及帶領老人團契。此外,他也提倡綠色投資的理念,並在玉里次科山腰買地,親手規劃及種樹,讓自己保持勞動,並為子孫進行綠色儲蓄。

黃茂卿一直保持相當硬朗的身體,他堅持自我照顧健康,甚少就醫。在他86歲過世前三個月食慾漸漸變差,體力快速衰弱,才由家人給予較多的照顧。他在20087月辭世兩週前舉行人生盡程感恩禮拜,過世後將骨灰灑入太平洋,僅留一小部分埋在後花園的大樹下,上用幾顆小石頭排列成十字架。可以說走得非常灑脫,超越一般人面對生死的傳統格局。

前面介紹的這兩位令人敬佩的長者雖然生活在地球的兩端,從事著不一樣的工作,但是他們有一些共同點。首先,他們都相當長壽,活得很健康,而且晚年受病痛困擾的時間都極短。歐盟與世界衛生組織近年來都在提倡一種新的人口健康指標,稱為健康年歲(Healthy Life Year);簡單來說,就是指在某個地區某個年齡的民眾,預期未來可以享有的沒有殘疾的健康年歲。以往所使用的平均餘命(Life expectancy)指標並未考慮殘疾的影響程度,因此無法真正反應出人口的健康情況,理由是即使某個地區的人口平均壽命很長,可是若大多數民眾晚年都長期被殘疾所困,這樣並不是我們真正期待的健康境界。在杜拉克與黃茂卿身上,我們幾乎看不到殘疾的痕跡。

第二個共同點,是他們在年長時都有讓自己身體保持活動的方法。杜拉克有每日長泳的習慣,黃茂卿則是透過經常爬上山腰種樹、照顧樹苗來維持身體的活動。第三個共同點,是他們藉由對新知識的追求與寫作,維持心智的活化。他們在不同階段設定不同的研究主題,全心投入鑽研,以實踐心中的理念。

美國頗受歡迎的雜誌《US News & World Report》每年十二月底都有一期以「明年改變你的生活的五十種方法」(50 Ways to Improve Your Life)為主題,分別針對維持健康、促進心智成長、增進家庭關係、健全理財、以及改善社區等方面,建議5-10種具體可行的小方法給讀者參考採用。其中有不少是老少咸宜的生活提醒,甚至對年長者特別有幫助。在維持身體機能方面,騎腳踏車、健行走路、踏走步機或進健身房運動,都是很有用的方式。在促進心智成長方面,這本雜誌近年來則曾推薦民眾學習各種語言、參加合唱團、研讀哲學、出版自己寫的書籍、回到學校培養新的技能、嘗試使用電腦或網路的新工具,如部落格、Twitter等。

杜拉克與黃茂卿最後一個共同點,是他們沒有被年齡束縛,而是在人生的各個時期訂定清楚的生活目標,全力投入,努力不懈。他們敢於作夢,勇於接受挑戰與突破現狀,不因年紀漸長而在願景的描繪與實踐上有任何的退縮與設限。正如41歲仍在2008年奧運中摘下三面銀牌的美國游泳女將Dara Torres所說的:「你不必讓年齡限制了你的夢想。」(You don't have to put an age limit on your dreams.)

我們或許曾經聽過某位認識的年長者在退休前身體相當健康,生活也很投入且積極,可是退休之後健康卻直走下坡,精神狀態也大不如前。反而是如果年長者在退休後能夠繼續保持身體與心智的活動,一般而言老化的速率會減緩許多。退休是許多人必經的一種生活或工作轉型,但是大多數人仍然可以選擇退而不休,從某種職務上退下來,卻不須在人生與理想上有所停頓,可以繼續在專業上做更深入或廣泛的學習與貢獻,或是在興趣與第二專長上開拓出一片新天地。

年老是一種自然的過程,但不必然是消極的宿命。新約聖經腓立比書說:「弟兄姊妹們,我並不認為我已經贏得了這獎賞;我只專心一件事:就是忘記背後,全力追求前面的事。」現代年長者只要積極地規劃自己的生活,設定每個階段的目標與願景,活到老、學到老、做到老,一定可以活出尊嚴、活出美好。


 取自  黃勝雄等著,2010,退休新學堂:迎接銀髮新天地的14堂課,門諾文庫,pp97-108。


[1] John MicklethwaitAdrian Wooldridge著,汪仲譯,《企業巫醫:當代管理大師思想、作品、原貌》,商業周刊出版公司:台北市,1998年,第83頁。
[2] James Fries, 2005. The Compression of morbidity. Milbank Quarterly 83(4), pp801-823.
[3] Peter DruckerIsao Nakauchi著,鄧嘉玲譯,《杜拉克看亞洲》,天下文化:台北市,1998年,第143-159頁。
[4] 參閱賴永祥著〈黃茂卿抱住教會史〉,教會史話302《台灣教會公報》2248期,199542日。網址連結http://www.laijohn.com/book4/302.htm
[5] 觀音山教會後來改名為加蜜山教會。

4 則留言:

To New York 提到...

這篇寫得真好。我注意到是從書的摘錄。原作者是你自己嗎?

To New York 提到...

比較傳統的管理理念,是把關於管理的研究,集中在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各種人格特質和管理信念/價值。也探討管理者和被管理者的互動;方法論上就是研究企業組織和團體動力。

有新的管理學研究趨勢,是經驗到不管是管理者或被管理者,在組織裡必須扮演特定角色,服從系統大過個人能夠全然發揮,所以只研究個體和個體間的互動實在不夠。必須也觀察組織裡訊息傳遞的網路,和特定知識的定義與傳承。

在這樣的需求之下,過去15年左右企業界開始探討知識管理,knowledge management,簡稱KM。Peter Drucker也說過,訊息information必須經過有意識的歸類定義,才成為知識knowledge。

這個管理範疇還在萌生,一些想推行這種管理理念的consulting firms品質不齊,導致後來學院對這方面的研究熱誠降低。但是觀念本身還非常有啟發性。參考這個YouTube錄音帶5分鐘簡短的介紹。這個影帶內容實在誠實,不花銷推銷,短短時間內把KM 的研究主題介紹的很清楚。

http://www.youtube.com/watch?v=pF9M5ezkxQs

thchou 提到...

謝謝Tony的分享。
這篇文章是我兩年前寫的,收錄在門諾醫院出版「退休新學堂」這本書的第八堂課。出版這本書主要目的是希望邀請更多讀者一起來學習退休。之前我貼了一篇短文介紹這本書,請參考。http://thchou.blogspot.tw/2010/09/blog-post_19.html

匿名 提到...

thanks for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