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8日 星期六

資金與資本主義社會

這學期的課程在這個禮拜劃下句點,等下禮拜考完試,這學期就結束了,我想藉此機會分享一下這學期上課的一些雜感。

「健康照護機構財務專題」主要是繞著資金(capital, cash)的管理在進行,討論到許多相關的議題,如機構的財務狀況評估(獲利狀況、資金的流動性、資金的結構等)、設備投資的決策(資金值不值得用到某一種設備或方案上面?或該用到哪一個方案上面?)、資本投資(如何運用現金或資產去投資獲利,如買股票或債券)、資產融資(如何用資產去取得資金,如上市發行股票)、舉債融資(如何透過舉債去取得資金,如發行債券、貸款等)、現金預算/預估、以及社區利益、慈善服務與壞帳(收不到資金、但能夠產生其他價值或效益的支出)等。這些財務活動的中心動機,都是要讓醫院或照護機構有足夠的資金去運用,以達成其設立的目的並能夠持續地發展。

這門課也讓我再一次體會到美國極多元化的資金來源或融資管道,真的是讓人眼花撩亂,融資金管道非常多,也因為有這麼多的融資活動,衍生出許許多多的財務工具或服務,如利息交換(interest swap,固定利率換成浮動利率,或浮動利率換成固定利率),信用強化(credibility enhancement),貸款保險、債券保險等。

對剛接觸到這些衍生性財務工具或產品(derivatives)的人來說,最難理解的是為什麼有人會做這些事情,他們的出發點是甚麼?舉利率交換swap為例,有時候發行變動利率債券的醫院,當市場的利率上升時,他們就必須要付較高的利息,因此會增加融資成本;這時她們可能就去買浮動換成固定利率的swap。我就在想,如果這對買swap的醫院有利,那不就對賣swap的一方不利嗎?如果是這樣的話,那為什麼有人會去賣swap?老師請一位投資銀行的主管來跟我們上這門課,他說他剛接觸swap的時候也是有這樣的疑問,經過很久之後才漸漸弄懂。他說一個好的財務操作模式都不會是零和遊戲(一方有利,另一方就吃虧),而會是雙贏的模式,雙方各取所需,各自打自己的如意算盤,經過交易,皆大歡喜。比如上述的例子中銀行替醫院付浮動利率給債券持有人,收醫院的固定利息,承擔這些浮動利率的風險,但是會想辦法從當中賺取套利的差額。

這位主管很坦誠地說,這些活動或財務產品之所以會有需要或有人去做,其實最大的推力來自於人們的「貪心」(greed),希望多賺一點,或少虧一點,因此即使有風險存在,只要能滿足貪心的動機的事情,就會有人願意去做。

我們老師接著說這就是資本主義的精髓與特色,而美國就是資本主義國家最典型的代表,在共產或社會主義國家的人是很難去理解,也看不到這些活動的,甚至在這些國家,有很多人一生是從來沒有借過錢的。我覺得這句話回答了存在我心中好一段時間的問題:為什麼在美國,借款是如此平常,借貸的管道如此多?相較台灣的情形,我們比較不習慣借錢,也沒有那麼多借貸的機會與管道。目前我所得到的答案就是在於資本主義化程度的差別,資本主義化程度越高的社會,這些管道及活動就會越普遍。資本主義的英文是capitalism,其核心就是在於capital「資金」,我覺得capitalism如果翻譯成「資金主義」可能會更加貼切,也更容易了解。

在資本主義化程度高的國家,為了讓資金充分流通,法規限制就會越低,因此伴隨而來的是自由化;或者也可以將此看成「蛋生雞或雞生蛋」的現象,因為自由化,所以資金能夠充分流通及多元化。不過可以肯定的是資本主義及自由化是不太能夠分開的。美國之所以能夠在世界上維持其優勢,主要就是靠著這兩點,使其能夠(用高薪或自由的環境)吸引各國優秀的人才來到這裡,並由於其多元的資金操作管道成為世界金融的中心,吸引大量的資金。

最近從一些老師的討論中得知,美國學界或高等教育界已經開始擔憂在不久的將來師資短缺的問題,現在美國大學裡的老師主要是以55歲以上的嬰兒潮人口為主,這些老師再過10後就會快速離開教職,而投入學術界的人口卻相對不足,因為年輕一輩都被吸往更高薪的職場,去就讀像MBA、法律或資訊相關的科系。相較於這些產業,學術界的確是比較枯燥、寂寞且所得不算高的職場,我們老師說有一句話可以很貼切形容學術界的生態:”publish or perish”(發表論文,不然就等死),意思是說在學術界就是以做研究及發表論文做為最重要的要求及成就指標,對新一代的年輕人來說,這真的不是一件太受歡迎的工作。因此美國有一些大學的研究所除了一再鼓吹對學術研究有興趣的學生來唸博士班之外,也再度積極在招收外國學生前來就讀,像VCU最近幾年就很致力於國際學生的拓展。而剛好像印度、中國或南美洲這幾年有大量的留學生前來就讀研究所,這些外國學生畢業後因為美國提供了更好的薪資及自由的環境而能將他們留在美國。

類似的情況,我們也可以從美國醫師及護士短缺的情況上看到,臨床醫療及護理工作都是相當辛苦的任務,越來越無法得到年輕人的青睞,雖然美國的醫學院還是相當熱門,但有很高的比例是移民的第二代在就讀,白人學生的比例是在減少中。在護士短缺方面,美國的醫院也是積極在招募外籍護理人員,用相對較高的薪資及較佳的生活環境吸引她們前來。從這裡我們看到,資本主義(向錢看)為美國帶來了一些問題,但也替美國解決了許多難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