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7日 星期日

醫師對醫院的專業與行政認知感受對其表現的影響

這禮拜讀到一篇研究論文[1],剛開始看標題實在不知道它在討論什麼主題,後來將文章讀了一遍,覺得還蠻有意思的。

這篇文章主要是指出在醫院工作的醫師對於其工作有兩大類的想法,或者也可以說醫師對醫院所扮演的角色或職責有兩種期待,一類是專業方面的期待(professional ideology/role obligation),另一類是行政方面的期待(administrative ideology/role obligation)。前者是指醫院在提供讓臨床人員可以專注為病人服務的環境,捍衛醫療專業自主性與維持醫療水準與標準等方面的責任,包括對內維繫與支持專業團隊(professional group),對外擔任社區公僕(community servant)的角色;後者主要是指財務的健全與資金來源的確保、市場的鞏固、行政支援等方面的任務,包括對內建立一個運作良好的行政體系(bureaucratic system)與對外進行市場開拓(market enterprise)的角色。

當醫師對醫院這兩大類的期待與其實際所感覺到的情況有落差時,這時醫師心理上會產生對醫院專業與行政期待的「感受裂痕」(perceived breach),這些感受裂痕會對醫師的工作滿意度、對醫院的向心力(affective organizational commitment)、離職的想法(thoughts of quitting)、實際流動率(turnover)、病人對醫師滿意度、與醫師的工作產能(productivity)產生負面影響。

作者引用之前相關的文獻指出,醫師與醫院的契約除了有形的行政契約之外,其實還有無形(心理上)的專業契約,前者是建立在正式的合約上面,這是屬於一種「交易合約」(transactional agreement),也就是醫師提供其時間與專業能力,醫院提供報酬與行政支援的交易。後者是建立在雙方要共同履行理想與使命的合作上面,這是屬於一種「關係合約」(relational agreement)。其中,交易合約與醫師對醫院的行政職責期待關聯性比較大,而關係合約與醫師對醫院的專業角色期待比較有關係。

這篇文章的作者根據以上的學理,提出以下幾個假設,並用透過問卷所收集的資料與醫院的資料進行分析,去檢定這些假設:

假設1:醫師對醫院專業與行政職責的感受裂痕對其工作滿意度有負面影響。

假設2:醫師對醫院專業職責的感受裂痕要比對行政職責的感受裂痕更會使其對機構的向心力產生負面影響。

假設3a:醫師對醫院行政職責的感受裂痕要比對專業職責的感受裂痕更會使其產生想要離職的念頭。
假設3b:醫師對醫院行政職責的感受裂痕要比對專業職責的感受裂痕更會對醫師實際的流動率造成負面影響。

假設4a:醫師對醫院專業職責的感受裂痕要比對行政職責的感受裂痕更會使其工作產能受到負面影響。
假設4b:醫師對醫院專業職責的感受裂痕要比對行政職責的感受裂痕更會造成病人對醫師滿意度的負面影響。

他們的實證研究發現這些假設正如他們所預期的,基本上都是成立的,也就是說,在醫院服務的醫師對工作的滿意度會同樣受到其對醫院的專業與行政期待的差距的影響。在對醫院的向心力方面,醫師對醫院的專業職責其帶影響程度較大。對於醫師的穩定度而言,醫院的行政職責與功能是否完善是比較大的影響因素;然而對醫師的工作成效來說,醫院的專業職責角色是否有讓醫師滿足是比較重要的影響因素。如果這個學說成立的話,那對台灣的醫院來說,醫務副院長或醫務主任的領導對醫師的臨床工作表現與對醫院的向心力影響比較深遠,而行政副院長或行政部門的功能對醫師的穩定與離職有比較密切的關係。如果要讓醫師的工作滿意度提高,醫務部門與行政部門的角色則是同樣重要。其實這個學說不只是針對醫師,而是在探討專業人員對機構的職責角色認知與其表現之間的關係,因此其實也可以擴大到以醫院中的護理人員、醫技人員、社工、資訊、財務等專業人員為對象去做探討。

[1] Bunderson, J. S. 2001. How work ideologies shape the psychological contracts of professional employees: doctors' responses to perceived breach. Journal of Organizational Behavior 22(7): 717 – 741.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