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月9日 星期三

簡介《上帝的語言》

這個寒假回到台灣,讀了兩本很有意思的書,一本是《上帝的語言》(英文書名為”The Language of God”),另一本是《葛林斯潘:我們的新世界》(英文書名為”The Age of Turbulence: Adventures in a New World ” by Alan Greenspan)。《上帝的語言》是門諾總執行長黃勝雄醫師送給我的,中文版有黃醫師、李家同教授的序言。

介紹《上帝的語言》這本書之前必須先介紹此書的作者:Dr. Francis S. Collins,因為這本書基本上是作者個人信仰歷程的描述與論證。Dr. Collins是一位傑出的醫師及遺傳醫學專家,1980年代初期他在耶魯大學從事胎兒血紅素的DNA定序研究,並發現引起「遺傳性胎兒血紅素持續存在病症」的基因密碼更改的字母。後來他在密西根大學研究一種兒童遺傳疾病—纖維囊腫,終於在1989年發現這種致命的疾病是因為一種先前未知的基因突變,造成三個DNA密碼字母被刪除而引起。後來他又陸續解開纖維神經瘤及杭亭頓舞蹈症的基因突變之謎。由於他及其研究團隊在人類基因研究的重大突破及貢獻,Dr. Collins被延攬到國際人類基因體研究中心擔任該計畫的主持人,領導由六個國家、兩千多位的科學家通力合作的人體DNA定序計畫,在其卓越的領導下,該計畫終於在2000年完成了人類基因序列圖譜的初稿,並於2003年完成人體23對染色體中31億個鹼基對的順序定稿。

Dr. Francis Collins是不折不扣的科學家,他在學醫之前,先後在維吉尼亞大學唸化學,並在耶魯大學取得物理化學博士學位,後來接觸到生物化學,發現到生命科學的奧秘及優雅,因此將他帶入醫學的領域。

由於科學的訓練的背景及受到知性的影響,作者從一位不可知論者(不知道是否有上帝)變成一位無神論者(認為上帝不存在)。但是在他行醫的過程中,他接觸到許多患重症的病人,這些病人對上帝的信靠以及其所表現出來的平安與盼望(而不是消沉或絕望)帶給他許多的不解及震撼,讓他去思考信仰的真實性。因此Dr. Collins開始閱讀英國著名的作家及神學者魯益師(C.S. Lewis)的著作,藉此一一為他解開心中的疑問,使他逐漸確信上帝的存在及信仰的可貴。

讓作者感到信仰的力量最奇妙及可貴的地方,在於人類所特有的道德律,特別是無條件的愛這種不求回報的完全利他表現,這即是Lewis所說的”agapa”。他認為如果沒有上帝將這種特質賜給人類的話,生物體本身是不可能靠演化而有這種表現的。

藉由對信仰的體會與瞭解,以及科學的知性基礎,Dr. Collins發展出自己的一套融合科學與信仰的想法,這也是他在此書中所要討論的核心問題:「在現代的宇宙論、演化和人類基因研究裡,是否仍然可能在科學和宗教的世界觀之間找到真正讓人滿意的和諧?」他自己提出的答案是明確的「可以」。他說:「作為一個嚴謹的科學家和信仰一個關心我們每個人的上帝之間並沒有衝突,科學的範疇是去探索自然。上帝的範疇則是在屬靈的世界裡,那是無法以科學的工具和語言去探索的。我們必須以心靈、精神和靈魂去審視它—而精神也必須想辦法去擁抱那兩個領域。」

作者指出,基督徒不需要排斥科學,認為科學與信仰格格不入;同樣地,科學家也不必去否定宗教或信仰,認為科學可以解釋所有的現象或事物。他相信大自然既是上帝所創造的,那麼我們透過科學對自然有更深入的瞭解不但不會威脅或冒犯到神,相反地,上帝應該會喜悅我們這麼做。當我們越了解自然界中的奧妙與自然定律的簡潔優雅,我們會更加讚嘆及敬畏上帝創造的美意。如果我們將科學排除於信仰之外,基督徒會陷入一個為難的處境,這即是德國神學家潘霍華所說的「縫隙之神」的概念,也就是當人類借由科學對原先無法解釋的自然現象家以瞭解之際,上帝的空間就又再度被擠壓。Dr. Collins希望基督徒以較開放的態度去了解科學,運用知性,並認知到這些都是上帝給人類的禮物與瞭解上帝的工具。因此在人類基因序列圖譜完成時,他說「上帝的語言已焉揭曉!」因為他深信這是上帝所設計與創造的。

不過,Dr. Collins並不像一般接受創造論的信徒那樣地反對演化論,他在書中指出,基因體研究的發現與達爾文的演化論想法是不謀而合的,及人類與其他生物有共同的源頭,與基督徒從聖經創世紀字面上所了解的創造論有所出入。經過長期的思考,他歸納出自己的一套見解,他自己稱此為「有神論的演化理論」。其中主要的前提是:

1.宇宙是大約在140億年前自虛無中誕生。
2.雖然機率非常低,但是宇宙的各種性質似乎正好適合生命。
3.儘管我們仍然不知道地球生命起源的確切機制,但是一旦出現生命,演化和天擇的歷程卻造就了生物的多樣性和複雜的長期發展。
4.一旦演化啟動,就不再需要特別的超自然干預。
5.人類是該歷程的一部分,和猴子有共同的祖先。但是人類也是唯一無法以演化去解釋的生物,並且指向我們的屬靈本質。其中包括道德律的存在(明辨是非),以及歷史裡所有人類文化共同的對神的追尋。

他認為如果我們接受這些前提,「那麼就可以得出一個完全可信、合乎知性的、邏輯一致的結論--不受限於時空的上帝,創造了宇宙並制訂了支配它的自然律。上帝為了在貧瘠的宇宙繁衍萬物而選擇優雅的演化機制去創造各種微生物、植物與動物。更神奇的是,上帝刻意選擇相同的機制去創造特別的生物(人類),讓他們有智慧、擁有分辨是非的知識、自由意志、以及與祂和好的意欲。他也知道那些受造者終究會選擇背離道德律。」

作者進一步指出:「此觀點完全符合科學告訴我們的關於自然世界的一切。他也和世界各個偉大的一神論並行不悖。當然,演化機制的視野無法證明上帝是實在的,也沒有任何邏輯論證可以完全做到。對上帝的信念總會需要信仰的跳躍。」

對不可知論者及無神論者的觀點,Dr. Collins也提出了他的經歷與論證予以澄清及說服。在書中他用簡潔有力的陳述,去回答不可知論者及無神論者最常提到或疑惑的四個問題:

1.「上帝」這個概念,是否僅僅是為了滿足自己的願望所產生的?(類似馬克斯所說的上帝並不存在,宗教只是人民的鴉片的說法)
2.所有以宗教之名的惡行是怎麼回事?
3.為什麼慈愛的上帝容許世界裡有苦難?
4.一個理性的人怎麼會相信有神蹟?

由於這些也曾經是盤踞在他心中的問題,因此由他所提出的回答,格外有說服力。不只是不可知論者及無神論者可以參考瞭解,對基督徒心中可能會有的疑惑,也能提供清晰的解答。我自己就受益良多。

作者博學多聞,從宇宙起源的論說,生物基因的新發現、到演化論的證據,他都能引證及說明,並從正反論點的比較及佐證,強化他的見解。而且作者均能用一般人可以理解的方式加以說明,更是不容易。這些精闢的論說有待讀者親自去領會。

此外,作者最讓我欽佩的地方,在於他面對科學界及宗教界,提出一種調合科學及信仰、卻兩邊不討好的見解,可能使他招致兩邊猛烈的批評與攻擊;特別是他處在福音派教會的環境,卻能勇敢提醒福音派教會以較開闊的心態理解聖經創世紀的意義,不要死守聖經字面意義是唯一的真理的立場。我相信很有可能在未來的時代,人們終將了解到作者的見解是正確的,就像我們現在肯定伽利略的太陽中心學說一樣。教會實在很需要這種兼顧知性與信仰的誠實與勇氣,這也是在理性的時代,打開教會大門,讓更多人可以進入教會與上帝的恩典的一種心胸。

《上帝的語言》(The Language of God,中譯本由林宏濤翻譯,啟示出版社出版)

4 則留言:

Rainy 提到...

您好:
當我正猶豫是否要購買這本書時,搜尋到您的部落格,後來我買了,最近才收到,此書有點深奧....需要花點時間理解,想要請問您,您也深信有上帝嗎?因為我今年6月才受洗,對上帝有許多不確定性,及信心不夠大,想請教您有關信仰的問題,謝謝您喔~

thchou 提到...

Rainy:
很高興有機會認識您。如果能夠與您分享信仰的問題,那一定有上帝美好的旨意。請您不要客氣來信thchoutw@gmail.com。願神賜福您!
恬弘

小祁 提到...

恬弘 您好
我是正在研究基因體科學的博士班學生,也是口腔外科的 專科醫師。
昨天開始閱讀這本書,正好找到了您的導讀文章。
在閱讀之間,有問題再向您討教。 謝謝您

力行

Dr. C C Chen 提到...

上帝 不是這樣的!
想通這句話
就明白了 ⋯⋯
*人* 也就明白了 *上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