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9日 星期三

讀李家同教授〈救股市 不如救國家競爭力〉有感

李家同教授最近在報紙發表一篇文章〈救股市 不如救國家競爭力〉,我很贊同李家同教授的看法。這是拋開短視近利,以長遠的眼光看待經濟波動。把自己國家的經濟體質加強才是根本長遠之計。可惜大部分的民眾、政府與政客都很難用這樣的角度去看問題,他們比較關心的是眼前的問題。

國民黨政府這次因股市重挫被批評是自食其果,在民進黨執政時他們也是小題大作,專挑一些似是而非的問題對扁政府嚴厲批評;而且馬英九在競選時太過強調短期內就可以將經濟改善,結果人民期待很高,實際狀況落差卻很大,因此招致批評。

就我來看,馬政府希望藉由台灣與中國市場的靠攏來立即改善經濟是相當近短視的做法,中國錢並不是我們想像中的那麼好賺,最近我看到一則中國時報報導在上海經營台灣水果進口中國的台商已經全軍覆沒(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80709/4/12u9d.html);日前商業周刊也報導廣東台商因為中國投資與經營環境惡化而出現大批的出走,甚至是用「棄逃」來形容。如果台商只是抱著移往廉價勞力的地區去從事生產,而不思從根本改善自己的生產與經營能力、開發新產品或強化品質與競爭力的話,這樣的情況會一再發生。如果台商將自己設定在經營低價產品的市場,這樣的優勢已經因為中國、印度、巴西等國家的加入全球競爭而漸漸消失。

我覺得日本商人或企業在這方面比較有遠見,他們比較願意淘汰過時的技術,致力開發新產品,賺高價的錢,雖然這是比較費事費時的做法,卻能從根本維持日本的國際競爭力。這也是為什麼我覺得在亞洲,就台灣的經濟前景來看,台日關係比台中關係更為重要的原因。要看台灣哪一個政黨執政比較有遠見,也許可以從其政策是向中國靠攏或向日本看齊作為一個指標。

不過回過頭來看,創新與開發新產品的能力,卻是來自紮實的人才教育,這也就是李家同教授所要強調的。

救股市 不如救國家競爭力
【李家同/暨南大學資工系教授(投縣埔里)】

這幾天,媒體焦點幾乎都集中在股市大跌的新聞上,而且大家也在注意新內閣如何處理這次嚴重的股災。似乎朝野一致的想法是:劉內閣應該拿出辦法來使股市止跌回升。
如果股市下跌,的確是政府犯錯而造成的,政府當然要負起責任來,但是這一場股災,絕對不是政府的政策錯誤。這次危機起因應該是美國次貸崩盤。次貸崩盤,美國人民消費行為大減,經濟開始有衰退現象。儘管美國政府一再以降低利率來刺激,這種治標的辦法不但沒有使經濟更活,反而使美元更加下跌。美元下跌,油價上漲,股市下跌,引起全世界的熱錢湧入石油期貨市場,油價因此在投機者的哄抬下節節上升,美國的經濟因此就更走下坡。美國的股市跌得慘不堪言,全球的股市也只好跟著跌。
美國股市下跌,全球油價上漲,都不是劉內閣所能控制的。我實在看不出劉內閣能有任何妙招使我們股市能夠不受全球股市的影響。我們的股民要求劉內閣拿出辦法來,絕對是強人所難。
上星期,我在BBC看到日產公司董事長接受訪問,這位董事長是法國人,身兼雷諾和日產兩家大汽車廠的董事長。主播問得很尖銳:「你剛才在大談你們日產公司的前景,你難道不知道,全世界的油價都在漲,你們公司所要買的零件也在漲,人民買汽車的能力卻在減弱,你們公司為何還在談你們的發展策略?」這位董事長的回答相當有意義:「你所講的問題,不是只有我們公司所獨有的,世界上任何一個公司都面臨這樣的問題,但我們公司體質非常好,而且好的程度超過一般公司,因此一旦這個危機過去了,我們一定表現得比其他公司好。」
我真希望我們的官員能對人民說:「我們所面對的危機不是只我們一個國家的危機,而是全球性的危機,可是我們國家的體質非常好。一旦油價下跌,危機過去以後,我們台灣一定是第一個能夠站起來的國家。」
我們雖然不能要求政府官員救股市,但我們應該要求政府官員將國家的體質變得更好,使我們的企業有更好的競爭力。以服務業而言,希望我們的服務業能更加的國際化,更能向全世界提供精緻的服務。對於工業而言,希望我們的工業技術水準可以大幅度地提高,能夠製造出有極高附加價值的工業產品。
政府官員說,股民不該炒短線,他們應該將眼光放遠。政府官員的說法是對的。反過來說,我們也應該向政府官員說,你們也不應該炒短線,你們也應該將眼光放遠。也許救股市有其重要性,但是厚植國力才是最重要的事。
如果政府在這個危機之中,使國家脫胎換骨,雖然在近期內,國人不一定能滿意政府的做法,但是我們的下一代,一定會過得比我們更好,他們一定會記得是這一個內閣的行動,使國家的競爭力大增。我們的官員應該知道,不僅這個時代的人民在看你們,下一代也在看你們。將股市在短期內救起來是不可能的。但是將國家的競爭力大為提高,卻是可以做到的。
轉載【2008/06/30聯合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