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1日 星期五

用網絡觀點分析組織(network analysis)

網絡分析(network analysis)是組織研究中較新的一個領域。網絡分析可以運用的範圍很廣,從個人的社會脈絡、組織內部成員的資訊傳遞管道,大到國際關係的分析,都能夠用網絡的觀點去做分析。不像其他的組織理論大多只適用於某一個層次的組織分析,用網絡的觀點,我們可以去看各種層次的組織活動。比如泰勒的科學管理理論主要用在分析組織內成員與其工作之間的關係;資源依賴理論與交易成本理論比較適合用再看待兩個組織之間的互動;組織生態理論與體制體論則是著眼於某個組織在組織社群中的活動。然而用network的角度,我們不只可以看組織內部的成員交流,還可以分析組織與組織之間的互動關係、組織在組織社群中的活動,以及組織群與組織群之間的關係。

網絡的定義與內涵
網絡是由節點(nodes)與連結線(ties)所構成的。節點代表網絡中的一個行動者,連結線則是指將不同節點串連起來、使之產生關係的東西或活動;或者也可以說節點式連結線交會的地方。
網絡觀點的重要性主要來自於現代社會的通訊、交通技術的發達,人與人、組織與組織之間的交流愈加密切,形成越來越緊密相連的網絡關係。特別是電腦與網際網路科技的發展,更進一步帶動網絡關係的發展,使全世界變成一個地球村或小世界,使得個人之間、組織之間、社會之間、國家之間的互動關係起了根本性的變化。

Network最簡單的定義是「不同個體或角色之間的關係系統」(a network is a system of relationships among parts.[1])。網絡觀點基本的想法是個體的行為受到其所處網絡中的關係的影響要比受到其本身的特質影響要來得大。因此,網絡分析比較是環境決定的取向。比如一個本質還算善良的青少年,若交到不好的朋友,很有可能因此受到影響做出錯誤的行為。除了關係的影響之外,網絡觀點指出該個體所處的網絡結構中的關係形態的影響也很大。再以前面青少年的例子來了解,如果他的這些不好朋友是屬於某種幫派組織,那情況可能會更糟。

有人用水管與濾鏡來比喻或解釋網絡。水管是指網絡中有交換訊息、移動物材、輸送能量、交流情感與進行交易的物理功能,就像水管可以使不同地方的水源互通的情況。濾鏡的比喻則比較是指網絡的社會或政治功能,因為一個人所擁有的網絡強弱通常可以反應出他在組織中或在社會中的地位與關係。我們經常從新聞報導畫面中看到台灣的政治人物很喜歡站在政治明星的旁邊,以呈現其政治地位,就是一個實例。有些商人也很喜歡將與高官貴人的合照放大掛在辦公室,也是同樣的道理。希望藉由與有權力的人的網絡來凸顯其地位。其實不只台灣這樣,在西方社會,網絡經常也可以達成這樣的社會功能。有一個傳說一位財金界大亨曾被一位熟識的朋友請求貸款,不料這位名人竟說:「我不用借錢給你,我只要和你勾肩搭背走進對街的證券交易中心,就有很多人搶著要借錢給你。」

網絡分析的層次與指標
從上面的表格中,可以看到在網絡分析的對象(層次)可以視我們所關切的議題或現象去選擇,從各種生物、個人、組織、組織群到國家都有可能。除此之外,組織的網絡分析所關切的還包括組織的結構與組織之間的關係。我們可以將組織的網絡視為一種組織的結構,同時,組織網絡也呈現出組織之間互動關係的情況。因此網絡能夠提供一種可以讓我們全面了解組織本身、結構以及關係活動的系統性分析架構。

通常網絡分析著重在三個層次上面,第一個層次是個人/個體網絡(ego network),這是去分析某個節點的所有直接連結關係,如果這裡是用某個人的網絡來了解的話,這個層次所關心的問題包含:我的朋友有哪些人?我與他們有多熟識?這些朋友有多麼相似或多麼不同?他們互相認識嗎?我和每一位朋友的互動內容是甚麼?(如工作的朋友、知識性的朋友、交換資訊的朋友或酒肉朋友)。第二個層次是整體網絡(overall network),指某個領域中所有活動者與關係所組合起來的網絡。如果我所服務的機構是一個特定的領域,ego network是指我所認識且有直接互動往來的同事所組成的這個小圈圈;而overall network則是指這個機構內部的所有成員與關係的集體網絡;在此層次上我們可以探討這個網絡的連結度、密度、集中度。第三個層次是個人/個體在網絡中的位置(network position),比如我在機構網絡中的位置是甚麼?是在核心還是邊緣位置?我的個人網絡在機構整體網絡中的位置為何?我的朋友們的網絡情況如何?

網絡分析中有幾個重要的分析指標,分述如下:

1.距離(distance, geodesic)是在衡量網絡中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我與我直接的熟識的朋友之間的距離是1,我與我的朋友的朋友(我不認識)的距離則為2。此外,衡量網絡中成員連結的程度或平均距離的指標是緊密度(closeness),平均距離越短的話該網絡愈緊密,表示該網絡中的成員之間的平均距離很近。曾經有人去研究美國社會的人際網絡的平均距離。這個研究是從內華達州隨機挑出160位居民,交給他們一份包裹,要他們寄給一位波士頓市郊區的陌生人(只知道名字,不知道地址),因此他們必須將包裹先寄給一位他們認識,且比較有可能會知道該陌生人的朋友,再依此進行下去。他們發現平均來看,包裹要轉手6次,才能記到這位陌生人的手中,因此估算出美國人網絡的平均距離的概是6。網絡中兩點間的平均距離有很重要的意義,當此數值較小時,資訊、流行、甚至疾病的傳遞都會比較快。

2.核心度(centrality)是衡量網絡位置的重要指標,它指出某個活動者在網絡中的重要程度[2]。有幾個方法可以衡量核心度,包括連結度數(degree)、中介度(betweenness)和特徵性(eigenvector)。其中最簡單的方法是連結度數(degree),以某個網絡成員的直接接觸成員的數量來計算(認識越多人,連結度數越高,在網絡中的重要性越大)。如果我在我所服務的組織網絡中有認識20個人,那我在此網絡中的核心度為20度。這個指標又分為兩種,一種是向內的度數(in-degree),另一個是向外的度數(out-degree),前者是指有多少人認識我,有問題或困難時會想到找我去協助或徵詢我的意見,後者是指我認識多少人。In-degree代表我在組織中的受重視程度,通常要比out-degree來得重要。中介度(betweenness)是指我位於網絡中其他兩個成員之間最短的途徑上面的次數或頻率,中介程度高表示我位處於網絡的要徑上,也就是我在該網絡的互動關係中扮演重要的功能。很多重要的城市之所以興起,經常是因為位處於交通運輸的要道(河流、道路、航道等)上或貿易的轉運站上面。特徵性(eigenvector)所關切的是不只是我是否有很多朋友(連結度數),還有我的朋友是否也有許多朋友?所以這是一個個體在網絡中同伴勢力的指標。這個指標的數值越大,表示該個體所能號召的其他個體數量也越大。

3.群聚與結構洞(clustering and structural holes):clustering所關切的是我的朋友之間是否相識或相識的程度,這是代表我的個人網絡的連結程度。一個小家庭中家人的群聚度應該是很高的,當將網絡擴大到家族時,群聚性就會降低。結構洞(structural holes)是一個很有趣的概念。它是指如果我的兩個朋友之間不認識,那麼我的這個網絡就形成一個缺口,這就是網絡的結構洞。當一個個體的網絡中有很多結構洞時,可以帶給該個體不少好處,因為它可以在該網絡中扮演相當重要的中介角色,位居網絡的要徑上,並成為各方資訊的匯集點。在網絡中擁有較多結構洞的個體通常可以獲得比較多資訊,帶給組織比較多的創新。

4.相等度(equivalence)指當兩個網絡中的個體與其他個體發展出相同網絡關係結構或形態時,這兩個個體便有網絡的相等性。比如某一個地區裡有好幾家醫院,其中兩家醫院都只向同樣的五家藥廠買藥,那這兩家醫院便有相等的採購網絡形態。通常相等度愈高的個體彼此之間的競爭關係或取代關係也會更高。

5.密度(density)在網絡中是指在該網絡中所有可能的連結關係中,有發展出幾個實質的連結關係,因此這個指標是以百分比來呈現。通常,當網絡規模較小時,網絡密度會比較高,當網絡增大時,密度會隨之降低。比如一個小家庭中的關係密度應該是百分之百,可是一個大家族裡面,密度不太可能到達100%,總是有一些較生疏的家族成員彼此之間並沒有實質往來。

6.集中度(centralization),當一個網絡中的成員與別人的連結情況都相同時,趙整個網絡的集中度是0。這一種很平等的狀況,沒有誰的關係的數量多於別人,因此是相當扁平的組織型態。其中一種極度扁平的結構情況的網絡圖形會是所有的個體連結成一個圓圈。相反地,如果該網絡的成員都要透過其中某個特定成員才能互動,除了與該成員有連結之外,與其他成員都沒有直接的連結,那麼這個網路的集中度是1,這種情況的網絡圖會像是放射狀的圖形,只有該個體在所有成員的中心點並與所有成員連結,其他成員彼此之間都沒有直接的連結。在一般的組織結構中,這等同於完全集中的架構,也就是該組織中所有的訊息,指揮都只來自某一個人(通常是老闆),其他成員完全聽老闆的命令行事,彼此沒有任何交流與關係。

網絡分析在組織研究上的運用
目前網絡分析在組織研究的運用,有在探討組織之間的網絡(inter-organizational networks),以及網絡形態的組織(network organizations),以及產業或社會網絡(sectoral and societal networks)。

組織之間的網絡有包括像是不同公司或機構互聘對方的董事或高階主管來擔任董事的情況,以及組織之間的某種交換或交易關係。不同公司共享董事席位的議題一直是美國關切的議題之一,政策界擔心這種做法容易造成市場壟斷。資源依賴理論對此現象的產生提出解釋,認為某些公司或組織在面對資源取得的不穩定性升高時,透過邀請重要的機構的董事或主管來擔任董事,有助於確保強化雙方的瞭解及重要資源的取得。不過根據網絡分析的研究,發現公司或機構進行董事交換或共享主要的原因是為了取得情報,了解產業或市場的動態。此外,組織與廠商的關係是否也有「七年之癢」的情形,根據學者的研究,發現是有的,不過不一定是七年。組織與來往廠商的互動也有蜜月期、平順期、緊張期與決裂期。比如美國大公司與特定廣告公司的平均合作期是11年。當公司重要決策主管更換時,經常也會影響到合作關係的改變或中斷。這映證了一個道理,世間上的關係都是暫時的;沒有一種關係是恆久不變的,特別在組織之間更是如此。研究還發現,通常當一個機構擁有各種強度不一的網絡關係組合時,其成效會比較理想。也就是說,一個組織最好有一些關係穩固的互動機構,也有一些短暫關係的來往對象,關係全都長久不變或都變得太快都不是很好的現象。

在探討網絡形態的組織方面,我們可以將一個組織視為一種網絡組織,這裡的網絡所指的是組織內部的網絡。此外,策略聯盟也是一種網絡組織,這種網絡是單一組織外部的網絡;另外一種愈來愈常見的網絡組織,是所謂的虛擬整合組織(virtual integration organizations)。組織內部的網絡關係影響組織的運作甚大,如果組織的成員之間有很良性的互動關係及默契,可以幫助組織成員更有效完成其任務;如果能夠將此關係導向組織的目標,便可以使組織產生很高的成效。有些研究發現組織的員工找到工作主要是透過熟識朋友的介紹,多於透過親人的關係。有些機構鼓勵員工推薦或介紹朋友到自己的機構應徵,若被錄用,介紹的員工可以獲得獎賞,這除了省去招募的成本之外,還加強了組織員工之間的網絡關係或互動默契感。

透過組織外部網絡所形成的網絡組織有愈來愈多的趨勢,這主要是拜網際網路以及通訊科技的發達,以及企業界的作業愈來愈標準化之賜,使得組織與廠商之間的交易成本大為降低,讓跨組織的交易或合作可以很容易進行。現在很多公司或組織都盡可能將核心業務以外的工作外包給組織以外的機構去做,像Nike只保留設計與行銷兩大業務在公司內部,其餘的生產都交給合約廠商去做。前一陣子所流行的上下游垂直整合的組織型態逐漸被這種透過價值鏈的整合所形成的外包組織模式所取代。與垂直整合模式相較之下,外包組織模式的好處在於靈活,可以因應市場的變化隨時調整生產策略,甚至改變生產成本;並且可以減少資本的大額投資,且掌握最新最好的生產或經營技術或模式。

這種外包網絡組織又可分為由三種不同網絡形態所構成:(1)穩定網絡(stable network),這是指外包公司有長期合作的廠商所形成的穩定網絡,甚至這些廠商也可以接競爭者的訂單,以降低生產成本。(1)動態網絡(dynamic network),這種網絡組織是透過專案式的短期合作,每個專案可能有不同合作對象。這在好來塢電影產業或紐約的服飾業界很常見,比如針對某一部電影,影片公司找來某位導演、編劇、拍片廠商、演員的組合來完成,當影片殺青之後,合作關係便告結束,下一部影片的合作組合可能又完全不同。(3)內部網絡(internal network),這種模式在大公司比較常見,公司將內部不同的生產部門也視為一個廠商,與外部的廠商一是同仁,看誰提供的產品或服務品質好且價格低,就跟誰合作。這種方式已經打破組織的藩籬,完全由市場機制來決定合作關係。最激進的做法是連人事部門都可以外包出去,如果有相關的人力資源服務公司可以用更便宜的成本/收費,提供更好的人力資源規劃與服務。在這種情況下,沒有任何的合作模式是不可能的。

另外有學者將這種新的網絡合作組織分成四種:(1)技藝產業的網絡,比如前述電影或服飾業所用的模式、(2)中小型廠商所主導的工業區(像美國加州的矽谷)、(3)大公司所帶動的區域性生產體系(如美國底特律的汽車工業)、(4)策略聯盟。每一種模式都有不同的網絡運作生態。

策略聯盟有許多好處,比如提高規模經濟、技術交流、取得競爭的有利位置、突破政府的規範、或一起強化擴張的力量。但是策略聯盟的成員夥伴是如何決定或選擇的呢?在科技業,擁有較多專利或R&D活動的公司通常是策略聯盟的寵兒。此外,有參加過策略聯盟經驗的組織參加策略聯盟的機會也會增加。不同公司或組織的主管若以前曾經共事且關係不錯,則該兩個組織同時是某個策略聯盟的會員的情況也會增加。也有研究發現當某個策略聯盟位處於該產業的中心位置時,特徵性都很強的兩個組織或公司在該聯盟中出現的情況也蠻普遍的。兩個組織之間的互相依賴關係也會提高它們同樣成為某策略聯盟成員的機率。最後,擁有差異的技術能力也是策略聯盟選擇夥伴的常見因素之一。到目前為止研究普遍發現加入策略聯盟對組織的成效有正面的助益,透過策略聯盟除了強化組織或公司在其產業中的網絡重要性之外,也能較容易取得必要的技術或資訊,掌握因應環境變化的創新能力。

網絡分析的最高層次是去分析整個產業(如汽車產業、半導體產業、醫療服務產業)的網絡、整體社會網絡或甚至經濟體(美國、日本、台灣的經濟體系)當中的(跨產業)網絡。這方面許多議題大多跟政策遊說、財團或集團的影響力、政治社會學或政治經濟學有關係。

我覺得網絡分析目前尚不能說已經形成一套理論,它應該還在發展及建構中,隨著網絡型組織的興起與人類互動密切程度的提升,網絡分析或網絡理論的重要性與日俱增是可以想見的。但是因為網絡分析可以運用的層面太廣,使得它變得很複雜,很難形成一套簡潔的解釋或預測現象的論述系統,所用的方法也還很不一致,這應該是未來網絡分析或網絡理論發展所要面對的挑戰吧。

[1] Scott, W.R. and G.F. Davis (2006). Organizations and Organizing: Rational, Natural, and Open Systems Perspectives. Englewood Cliffs, N.J.: Prentice-Hall. p. 280.
[2] 不過,愈處於網絡的核心並不表示一定就好,通常愈是處於核心所擔負的責任也就愈重,所要花在維持該網絡位置上的時間與精力也就愈多。

2 則留言:

每天兩點一線的苦行僧 提到...

很有趣的分享,獲益良多,不過betweenness與structural holes感覺上好像沒什麼不同,有更明確的區別嗎?

thchou 提到...

這兩個指標或概念確實有其相似之處。我覺得structural holes應該是betweenness的一種特殊狀況。

這兩者都是在衡量某個個體在整個網絡中所扮演的中介角色,但衡量方式不太一樣。

Betweenness是透過該網絡中任何兩點最短的距離會通過該個體的次數(或機率)來衡量,而structural holes則是以該個體所扮演的必要路徑(不可取代)角色來衡量。

某個betweenness很高的個體在網絡中的重要性來自其所處位置的方便性,因為大家要用最快速的方式往來的話,最好是經過它,但是不是非得經過它不可。然而某個具有許多structural holes的個體,網絡中的其他個體要往來非得經過它不可。

我覺得Betweenness比較強調地理位置的重要性,而structural holes比較強調關係的特殊性。

有很多structura holes的個體在網絡中應該也具有高betweenness的角色,但有高betweenness的個體不一定具有structural holes的優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