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6日 星期日

Dr. Michael McCue

Dr. McCue是我所接觸的第二位VCU的老師,在我送出申請入學資料不久,博士班的行政助理寫email告訴我有包括Dr. McCue在內的五位老師要用電話和我interview。安排好interview的時間之後,第一位來電的就是Dr. McCue。由於我在網路上看過McCue的半身照,感覺他有點嚴肅,再加上是第一通電話,心裡還蠻緊張的,但一開始他就和我寒暄,我告訴他可以叫我”Craig”,他馬上笑著回答說這樣很好,還謝謝我這麼體貼,並稱我”Craig”,因此感覺與他距離拉近很多,其實電話中我講的不多,大多是他在跟我初步介紹這個課程的情況,還特別告訴我若有甚麼問題就不要客氣寫mail問他,並說要給我其他幾位在醫管所就讀的台灣學生的email addresses,要我也可以請教她們。由於與McCue的interview在愉快的氣氛中結束,因此使得心情輕鬆很多,對接下來四通的interview電話很有幫助。

我到Richmond的隔天,就先到所裡拜訪Dr. McCue,他看到我很高興,一一問我生活方面是否已經打點好,並叫我不要太緊張課業的問題,建議在我先利用這段開學前的空檔,在Richmond及校園裡多逛逛走走,享受難得的輕鬆,因為開學後就有很多事要忙了。一個禮拜後我又去辦公室跟他打招呼,他看到我又是很親切地重頭問我一次生活是否都打理好?還習不習慣Richmond?直到聽到我說一切都很好,他才放心。

初步接觸下來,我覺得Dr. McCue對學生有點像台灣的父母對待孩子一樣,甚麼事都交代得很清楚,苦口婆心。我聽所裡一位台灣學姊說我們在博士班裡要修的課,Dr. McCue都已經幫我們想好,我們根本不用傷腦筋,但最好也不要提不同的意見,否則他會有點不高興。但是另外有學姊”偷偷”告訴我因為我才剛在UM唸完醫管碩士,有幾門課最好不必重複修,這樣可以再選一些比較符合自己未來需要的課。

在新生訓練時,有一段時間是Dr. McCue各別與我們討論第一學期要選的課。前兩位同學進去McCue的辦公室,都很快就出來了。我想應該是沒甚麼討論的餘地吧。當我進去時,果然McCue就將我要修的課用螢光筆一一畫出,聽完之後,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先向Dr. McCue說其中有一門課我在UM已修過類似的課,他頓了一下,問說是甚麼時候修的,我告訴他我兩年前,並接著說在UM是八學分的課,這邊是三學分的課,聽我講完之後他倒也很爽快地說好;接著我告訴他若是他同意的話,我希望修哪一門課來代替這門課的學分,他也同意了。有了一次的成功之後,我再提起勇氣問他另外一門課我在UM也修過,這次我看他眉頭稍微皺了一下,想了一下,就說好,然後問說我希望加強哪些方面的課程,聽完之後他便建議我哪一門課會最適合我的需要,就這樣我們對我這學期要修的課有了圓滿的共識,但事情還沒真正結束…..

隔天Dr. McCue請我去找他,本來我在猜會不會是他後悔給我修兩門不一樣的課,結果不是,其實其中有一門我想要修的「健康照護機構的財務專題」是他教的課,他是想要進一步了解我想修這門課的動機及目的。這門課主要是給醫管碩士班的高年級學生修的,McCue希望我修這門課時,能針對我的興趣去學習及探討,不一定要完全照碩士班的學生一樣的課程安排,這樣比較符合博士班學生的需要。在對我的學習目的有初步的了解之後,他請我用一些時間將我的期待寫成一張課程學習目標交給他,做為他幫助我修這門課的參考及依據。

這件事情讓我對Dr. McCue有進一層的了解,他實在是很照顧學生的師長,他並不是沒有彈性,也不是不能商量,而是他都以學生的利益為主要考量,盡可能幫助學生能順利完成課業。能遇到這樣的老師實在是很幸運。

Dr. McCue是肯達基州的人,在University of Kentucky取得企管博士學位,他的專長是健康照護機構的財務管理。我覺得他很有美國南方人那種樸實及親切。他的太太是他博士班的同班同學,兩人也同時畢業取得學位,他說到他們在寫論文時,不像今天有這麼方便、功能如此強的電腦文書軟體,要跑統計還都是拿著一張一張打好的卡片去讓電腦讀,而且他們同時要照顧小孩,論文幾乎就是在小孩的哭鬧聲中完成的。他以此激勵我們應該更有信心能做得比他們更好。

沒有留言: